二人分别诈骗学校捐款三百六十万元及洗黑钱判囚最高三十四个月

2017年10月9日


一名国际学校前助理入学主任(首被告)及其丈夫(次被告),分别诈骗及企图诈骗三名家长共三百六十万元捐款以让其孩子入读该校,以及清洗相关犯罪收益,早前被廉政公署起诉。两名被告今日(十月九日)判囚最高三十四个月。

首被告,二十八岁,被判入狱三十四个月,而其丈夫,即次被告,二十六岁,皮匠,则判监二十四个月。

区域法院暂委法官刘绮云在沙田裁判法院判刑时表示,首被告是学校和家长在入学事宜上的桥樑,其罪行严重违反诚信。次被告所干犯的清洗黑钱罪行性质严重,故此亦须判处监禁以示阻吓。

首被告早前被裁定三项罪名成立,即两项欺诈,违反《盗窃罪条例》第16A条,及一项企图欺诈,违反《盗窃罪条例》第16A条及《刑事罪行条例》第159G条。

次被告早前则被裁定两项罪名成立,即处理已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为代表从可公诉罪行得益的财产,违反《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第25(1)条。

廉署早前接获贪污投诉,调查后揭发上述罪行。

案情透露,首被告于案发时是该国际学校香港分校(该国际学校)的前助理入学主任。该国际学校开设由幼稚园一年班至第十三班的班级,而首被告则负责处理入学申请及拣选合适的申请人参加面试。次被告当时是首被告的男朋友,现在是其丈夫。

首被告于二○一五年四月底告诉一名母亲,她需要向该国际学校提供一笔六十万元赞助,以便确认其女儿获取录。该母亲信以为真,答应有关赞助要求并签发一张六十万元的支票。

首被告又向该母亲表示,该国际学校校董,即次被告其后会向她发出收据。惟调查显示,该支票其后存入了次被告一个银行户口。

首被告于二○一六年二月二十九日致电另一名母亲,表示其女儿入学面试表现一般,获取录机会不高。如她向该国际学校上海分校捐款一百五十万元至二百五十万元,其女儿便会获该国际学校优先取录。

该母亲考虑后决定捐赠一百五十万元,条件是可获该国际学校即时取录。她其后接获通知,其女儿已获该国际学校取录。

首被告于二○一六年三月四日致电该母亲,敦促对方准备一张收款人为次被告的一百五十万元支票。首被告声称次被告是该国际学校的高层人员。

该母亲数天后到该国际学校把支票交给首被告。该母亲要求首被告发出捐款收据,但首被告以其捐款是私人捐赠给该国际学校上海分校为理由而拒绝。次被告于同日致使支票存入他另一个银行户口。

案情又透露,首被告于二○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通知第三名母亲,表示其女儿在轮候名单上排在较后位置。不过,如果她答应捐款一百五十万元至二百五十万元赞助该国际学校上海分校,其女儿获取录的机会将会增加。

该母亲向该国际学校的助理注册主任透露有关事宜,对方表示该校并无建议捐款。

该国际学校证实从来没有捐款或赞助计划让捐款人获优先取录。调查又显示,次被告从来不是该国际学校或其上海分校的校董或高层人员。

该国际学校在廉署调查案件期间提供全面协助。

控方今日由署理高级检控官卓龙笙代表出庭,并由廉署人员余慧明协助。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