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廉政公署接獲投訴,有騙徒曾冒認廉署人員行騙,受害人包括海外華僑及香港居民。如果有人聲稱你有以下情況,必須提高警覺:

你涉嫌犯法(如貪污,詐騙及/或洗黑錢等),要向廉政公署提供保證金協助調查
你買的彩票贏了豐富彩金,但要繳交費用才能取得彩金
你的投資獲得豐厚的回報,但要繳交費用才能贖回資金
提防騙徒冒充廉署人員

騙徒犯案的手法包括:

無論什麼藉口,騙徒提取匯款後便逃之夭夭,失去影蹤!

廉署絕不要求「調查費」、任何匯款或銀行轉賬以作調查用途
遇到類似情況或有任何懷疑,立即致電廉政公署24小時舉報貪污熱線(852)25 266 366

「我們的認識,絕對不是偶然。」

「你的出現,令我產生了莫名的喜悅和希望。」

「今天工作辛苦嗎?別累壞了身子,我會心痛的!」

我是Walter,是香港廉政公署的總調查主任。近年,我們接到一些海外或國內人士來電,查詢廉署是否曾拘捕他們的親友。經調查後,發現不少是集團式冒充廉署人員的騙案。

其中一宗案件由我負責。我仍記得受害人回憶那些「甜蜜片段」時,差點哭起來的表情……

廉署調查員手記(1) - 愛情網站的騙子

「我是Amy,是住在澳大利亞的華僑,40多歲,十年前跟男友分手後便一直單身。眼見女友們都結婚生子了,自己當然著急,希望找個伴侶。聽說在網絡上很容易結交到新朋友,於是開始逛交友網站了。

認識Endy,我以為是上天的禮物。最初大家只是閒話家常,他是山西人,是內地銀行駐香港分行的投資部經理,因為工作繁重以致沒機會結識異性。後來發現大家都喜歡旅遊,話匣子一打開便收不回來。他不時傳些旅遊和生活照給我看,甚至連工作單位的名片和證件都有,還笑問我他的證件照片拍得帥不帥!那時像中了毒一樣,假期都不想外出,一有餘暇便登入網站去跟Endy聊天。後來更互相交換電話號碼,這樣子白天都可以互傳短訊了。

就在我生日前一晚,我看到Endy留言,說我的出現,讓他充滿喜悅和希望。我回覆一個「笑臉」表情後,他隨即跟我表白,希望我當他的女友。這簡直是最好的生日禮物呀!

他說他想成家立室,希望以結婚為前提展開交往。我們開始以『老公老婆』、『寶貝』來稱呼對方,他傳給我的那些照片更珍藏在我的手機裡。他對我非常關顧,每天都噓寒問暖。我怎知道那些窩心的說話,其實只是引誘獵物上鉤的技倆?

交往了兩個月後,Endy說他的部門,將負責一個「打擊地下六合彩活動」的內地投資項目。因為門檻不高、風險低、利潤可觀,於是希望我也參加,『賺些零錢當嫁妝也好』!因為信任Endy,於是便答應投資,將¥20,000 匯到他指示的內地銀行帳戶裡。

之後的幾個星期,我倆如常的在網上聊天。一星期後,Endy說那「六合彩投資」已獲得¥3,000,000回報。但礙於中國內地的財務法規,我要先繳交2%稅款才能拿錢。我根據Endy傳給我的稅單圖片,將¥60,000匯到另一個內地銀行帳戶去繳交稅項。

隨後幾天,我還沉醉在怎樣運用那筆錢,去打造一個難忘的婚禮。誰知收到自稱在香港金融監管機構工作的小陳來電,說由於我不是港澳居民,根據法例不能提款,故那筆投資回報暫時得由監管機構保管;他更說懷疑我參與逃稅和洗黑錢活動,需要繳交¥100,000保證金。我哪有這麼多現金呢?我心急如焚,馬上致電Endy商量。他著我先過戶¥20,000,餘下的¥80,000他願意代我繳交。

我有點不信小陳的說法,又對香港的金融情況不大熟悉,於是只好硬著頭皮,請教另一位在交友網站認識的香港朋友John。他是香港某銀行高層來的,認識不少業界朋友。經過他調查後,證實在監管機構紀錄上,確實有¥3,000,000投資回報被扣起,繳交稅款和保證金亦是官方措施。既然證實無訛,我還有什麼選擇?只好將¥20,000轉帳到內地銀行帳戶去。

那天之後,我就聯絡不到Endy。短訊沒有回覆,交友網站內也不見他上線,他是怎麼了?是出意外嗎?還是純粹工作太忙?

接著是小陳的來電,他說Endy因為幫我支付了¥80,000的保證金,違反公司規矩,被廉政公署抓了!他著我馬上準備¥80,000,只要付得出相同金額,就能證明Endy是清白的,他也就很快會被廉署釋放。掛斷電話後,我再致電Endy,還是一樣轉駁到留言信箱的聲音。

我很怕Endy要坐牢,亦擔心Endy因為我的緣故而斷送前途。於是我做了一個決定,就是馬上飛到香港了解一下。甫到步就收到小陳的來電,依然繼續催促我支付¥80,000,我哪還有心情理會他呢?

我繼續嘗試聯絡Endy,甚至想到他的辦公室去看看。直到翌日中午,Endy的手機終於有人接聽。

廉署調查員手記(1) - 愛情網站的騙子

『你好,我想找Endy!』

『我是廉政公署人員。Endy正被廉署問話,所以他的手機暫時被沒收了!』

『Endy怎樣呀?他是清白的!』

『現在不方便說話。你能親身到廉署總部一趟?』說完便掛斷了。

我不知道廉署總部的地址在哪裡。於是我便上網搜尋,找到他們的熱線電話,再致電去確認一下。誰知……

他們著我別再付錢給任何人,因為我可能已墮入騙局。

原來,Endy、小陳、甚至連John都是……騙子!

與其相信自己被騙,我寧願希望那位廉署職員是搞錯了。於是我再致電給Endy和小陳,手機卻只傳來空洞的鈴聲……」

這是很典型的行騙手法。集團式經營的騙徒在交友網站內相中獵物,然後看準他們單身且渴望得到關愛的特點,成為「男女朋友」後便開始用不同的「投資項目」作幌子,例如六合彩投資、房地產發展項目等。受害人因為信任騙徒的關係,往往願意付出金錢。

當「投資項目」發展到尾聲,騙徒知道計劃很快會被揭破後,便會訛稱自己被執法人員拘押,意圖再欺詐受害人繳付保釋金。

請緊記,香港廉政公署不會代表被拘押人士接觸其親友,更不會要求他們透過匯款或轉帳等形式,去支付保釋金,被拘留人士可透過律師,或親自作出安排。

香港《廉政公署條例》訂明,冒充廉政公署人員或偽稱具有廉政公署人員的權力的人士,即屬違法,一經定罪,可處罰款 $20,000及監禁 1年。

如果遇到有人自稱香港廉署人員,而你對其身分有懷疑,請立即致電香港廉政公署舉報熱線852 25 266 366查詢。

「曾經有份真摯的感情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後悔莫及。」

「這次我不想再令自己後悔了!你的出現,就是上天給我再來一次的機會!」

「如果必要在我對你的愛上面加一個期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

我是Walter,是香港廉政公署的總調查主任。近年,廉署接手調查多宗集團式冒充廉署人員的騙案;大多數都是由受害人致電廉署,查詢我們是否曾拘捕他們的親友而揭發的。

其中一宗案件由我負責。我仍記得受害人望著那些「甜蜜短訊」時,那個欲哭無淚的表情……

廉署調查員手記(2) - 婚姻欺詐師

「我叫小瑜,來自台南,今年50多歲。四年前跟丈夫離婚後便一直單身,靠政府的福利金和前夫的贍養費生活。眼見兒子大學畢業,搬到城市去工作,我的擔子的確減輕了,但生活好像沒以前那麼充實。每天都孤伶伶的面對家裡四道牆,那份無力感令人窒息。我也很想找個伴侶,跟自己聊聊天也好。

兒子見我悶悶不樂,便送我一部最新款的智能電話,他希望我上網打發時間,與時並進。他還為我安裝了實時通訊軟件,說這樣子就可以隨時保持聯絡了。接著的兩個星期,我就左試試、右弄弄的,由完全不懂操作,到最後學會寫訊息、傳表情符號甚至用顏文字表情,簡直就是進步神速!

認識阿華實在是個巧合。那天我正研究手機中的一個「搖一搖」應用程式功能,豈料就收到他的邀請,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交朋友。最初我滿有戒心,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他說他在香港政府某部門任職主任,由於性格比較憨直,很難取悅女性,故此到55歲仍然未婚。

交談之下,知道阿華也是來自單親家庭,自小與母親相依為命。由於我也是個單身媽媽,所以跟他談得特別投契,對他的遭遇也很有共鳴。後來又發現,我們都是電影迷,對經典港產電影的對白更是背誦如流。他不時傳些生活照和他媽媽的照片給我看,甚至連身分證都有,笑問我他長得像不像明星!沒有工作的我,每天都恨不得時間過得快一點,好等他下班後好好跟自己聊天。我想阿華也有點掛念我吧?上班前、午飯時間和開會途中,他總會傳些可愛的動態表情給我,逗得我很高興。

雖然我們不曾見面,但很快我們便發展成男女朋友的關係。他說自己年紀老大不小了,所以視我為結婚對象;他不介意我曾離婚,亦願意將我的兒子視為己出。由於他在台灣有房地產投資,故此婚後他可以搬到台灣定居。這樣美滿的生活,試問哪個不憧憬呢?

一個多月後,有天阿華問我如果他有麻煩,我願不願意幫他解決。我馬上說,只要是能力範圍內做到的,我都願意!原來他剛在一個房地產項目中獲利,可是在套現前,得先繳交一筆$30,000美元的稅款。然而他所有資金都押在投資上,一時周轉不來,希望我可以替他解困。由於阿華是公務員,不能直接收取我的借款,故此我便依照指示,改為匯錢到寶哥 — 他一位在香港金融監管機構內工作的朋友之銀行帳戶內。

大約一星期後,阿華再用同樣原因向我借款$40,000美元來交稅。其實上次我已經用盡積蓄了,沒有錢再幫忙。但我受不了阿華語氣中的失望,我唯有硬著頭皮答應。東拼西湊的問朋友借足款項,我便再次將錢打到寶哥的銀行戶口去。反正我很信任阿華,亦深信他如此熱衷於投資,是在籌措我們的將來。

幾天之後,我卻收到一位自稱銀行職員的電話,說我的匯款被對方銀行凍結了,原因是懷疑我們與洗黑錢活動有關!我怕得要命,但怎樣傳訊息給阿華,他也沒有回覆。他是怎麼了?

坐立不安了整整三天,我才接到寶哥的電話,告訴我阿華因為被懷疑參與洗黑錢活動,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了,正被扣押於廉署總部的拘留室裡。寶哥說阿華是他的好朋友,他會盡力幫忙的,還說「阿華如果入獄了,怎樣跟你結婚呢?」聽到這說話,我難過得想哭,卻又什麼都幫不上忙。

翌日,寶哥再次來電,說他有「好消息」!

『阿華仍被香港廉署調查中,短期之內應該不會被釋放!……幸好,我認識一位駐守他們收押所的小主管,只要給他一些「好處」,他就可以代阿華美言幾句,幫忙爭取較短刑期,甚至即時釋放!』

『真的嗎?那要多少錢?』

『小主管索價港幣$15,000!』

『嗯……寶哥……我……我可以想想嗎?』

『大嫂,別再猶豫了,遲付一天錢,阿華就少一天自由嘛!』

『好……你給我幾天時間,讓我跟家人商量吧!』

我馬上跟兒子商量,並希望他可以借錢給我去付「好處費」。兒子聽完來龍去脈後,斷言我是被騙了,著我不要再付錢給寶哥,更應該馬上去報警!我哭著說,萬一,若果萬一是真的,阿華怎麼辦?兒子抵不住我的哀求,於是提議這次不要再將錢過戶,改為請他的香港朋友幫忙親手交錢給寶哥。我馬上致電給寶哥,他說沒問題,叫那位香港朋友直接跟他約時間就好。可是,當那位香港朋友致電給寶哥時,他卻說因公事要急著離港數天,然後極力說服朋友將錢過戶就好,朋友當然拒絕。

然後,寶哥的電話就再打不通了。阿華亦再沒有回覆我的訊息,他的電話號碼亦被停止使用了。

我還是有點擔心,亦有點不服氣。於是致電去給香港廉政公署,查詢一下他們是否正在調查阿華,阿華亦是否正被收押中。答案就如兒子所料……

阿華、寶哥都是一黨的,目的就是要騙我的錢!

現在怎麼辦?我一直憧憬著的再婚生活沒有了,只剩餘欠家人朋友的債務……」

在這個智能手機不離手的年代,跟外地朋友實時通訊再不是夢;騙徒就是看準科技帶來的便利,利用「搖一搖」應用程式尋找朋友的功能,去相中外地的獵物。然後再用典型的行騙手法,透過分享感受來令受害人卸下心防,獲得同情和共鳴後就更容易使關係邁進一步!再利用不同理由作幌子,例如房地產發展項目、繳交稅款等去斂財。由於受害人信任騙徒,往往願意付出金錢,甚至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當騙局發展到尾聲,騙徒知道受害人開始有懷疑後,便會訛稱被執法人員拘押,意圖再欺詐受害人繳付保釋金,甚至用作行賄執法人員的賄款。

請緊記,香港廉政公署不會代表被拘押人士接觸其親友,更不會要求他們透過匯款或轉帳等形式,去支付保釋金,被拘留人士可透過律師,或親自作出安排。同時,根據香港《防止賄賂條例》,任何人向公職人員提供利益,藉以影響其執行或不執行職務,即屬違法。

如果遇到有人自稱香港廉署人員,而你對其身分有懷疑,請立即致電香港廉政公署舉報熱線852 25 266 366查詢。

若懷疑受騙,應立即向當地政府機關舉報,並馬上停止支付任何款項。

香港《廉政公署條例》訂明,冒充廉政公署人員或偽稱具有廉政公署人員的權力的人士,即屬違法,一經定罪,可處罰款$20,000及監禁 1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