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1983年7月的一個早上,警方有組織及嚴重罪案調查科的偵緝人員聚集在大埔一個蕉林內,著手偵查一宗懷疑謀殺案。

死者是男性,頸纏浴袍的腰帶,身上沒有任何身分證明文件。警方經細心搜查,在他褲袋找到一個馬來西亞硬幣;查閱失蹤人口紀錄,發現較早前裕民財務的一名副總經理曾報案,聲稱一位來自馬來西亞負責貸款事務的同事失了蹤。認屍後證實二者同是一人。

根據報案人提供的資料,失蹤的同事原本與佳寧主席約定在7月18日下午會面,簽立一份為數四百萬美元的貸款;但整個下午他都沒有出現,期間他曾兩度致電報案人,說正忙於另一些事上。原來事發當日裕民財務主席亦從馬來西亞來港,並曾著令報案人毋須再等待,盡快自行簽出貸款;但由於報案人向來沒有簽發貸款的權力,所以遲遲不敢行動。及至該位一直未有出現的馬來西亞同事第二次來電,通話中說了一聲「等等」,隨後便突然無聲無息;加上主席的再三催促,報案人只好簽出貸款予佳寧主席。馬來西亞的同事從此音訊全無,直至屍首被發現。

死者是馬來西亞裕民銀行的內部核數師,於1982年從吉隆坡總部調派來港任職助理總經理,負責管理會計及貸款等事宜。實際上總公司早已懷疑裕民財務在港沒有依照程序批核貸款,特別派遣核數師來暗中展開調查,豈料調查未有結果他便客死異鄉。

警方循著證人的口供和現場線索偵查,很快便擒獲一名馬來西亞籍男子,懷疑與案有關。酒店職員證實疑犯曾於事發當日與死者在其入住的酒店見面;黃昏時份,疑犯請酒店職員幫忙,將一個盛了很重物件的巨型皮箱搬上的士;的士司機稱他應疑犯要求協助將大皮箱搬到另一輛出租車上,皮箱極重,相信超過一百磅;而租車公司亦證實疑犯於同日租用車輛,交還車輛時輪胎上黏滿泥濘;當然,死者頸上纏著的浴袍帶亦屬於該酒店的物品。

謀殺案很快被偵破,疑犯亦迅即被判入獄。但究竟謀殺動機為何?背後的故事則始終成謎。